古代美容:窥探古希腊人和罗马人的美容智慧

面部护理

古代美容:古代美女虽然没有大牌护肤品来美容护肤,但她们肌肤依然漂亮,这是因为她们都有独特的美容秘笈。窥探古希腊人和罗马人的美容智慧,美国诗人爱伦坡在《致海伦》中深情颂道:“光荣属于希腊,伟大属于罗马。”光辉璀璨的希腊是欧洲文明的摇篮,而罗马文明又与之一脉相承,并不断演进。智慧超群的希腊人和罗马人在哲学上开辟先河,哲学家人才辈出。文学上独领风骚,希腊悲剧影响深远。建筑上独辟蹊径,罗马风格造诣极深。这些贡献者彪炳千古,在追求美容道路上自然也不甘人后。“美容”一词便源于古希腊。那么这些才智过人的古人如何爱漂亮没有终点呢?

泡澡搓泥不能忘,清洁全面无死角

走进罗马一间洁白大理石为顶,光滑嵌石铺地,精美壁画饰墙,奇巧雕像装点的敞亮大房,别以为你闯进一间艺术馆。这其实是古罗马人的公共澡堂。古罗马人每天必须清洁面部和胳膊,隔七至九天需要沐浴一次,澡堂便是他们的天堂。聪明的罗马人还巧用海绵和植物、洗涤剂,深层清洁,并在浴后涂抹香油,润滑皮肤。去除角质和高度保湿的工作从不马虎。除此之外,古罗马人尤其注重清洁耳朵。随手一拣的火柴棒甚至徒手挖耳朵的糙汉行为肯定会为罗马人所不齿。他们得用的精心雕琢的细长的象牙质、骨质的青铜质的耳勺来清洁耳朵。一句“皓齿初含雪”可见皓齿保养也不容小觑。古罗马很早就会使用碳酸氢盐苏打水或骨签来美白牙齿,还会咀嚼甘草或者茴香叶清新口气,算是早期的益达和绿箭了。

衣衫渐宽终不悔,为白消得人憔悴

“红脸如开莲,素肤若凝脂”。不少爱美的姑娘为了面容白皙绞尽脑汁,不惜掷下重金,受苦受罪。其实追求肤如凝脂不是现代人的新观念。在文献记载中,希腊人已将雪肤金发作为美丽标准。他们认为雪白透净的肌肤象征着权利与威望。希腊人把铅放在装有浓醋的陶器中,在结绣后,刮锈研粉,加入水中熬煮。最后所得沉积物就是铅白。这就是早期的的粉底。希腊人女人们甘冒中毒的危险,把涂抹铅粉在脸上,甚至眼部,以掩盖皮肤瑕疵,让皮肤更为细腻白净。古罗马人还使用陆生鳄鱼的粪便淀粉、白垩混合成粉,涂抹于脸。因为他们认为鳄鱼以植物为食,所以肠道会挥发芳香,其粪便可制造美白产品,光亮肌肤。这就是古人认为的天然无添加的草本美容剂。

略施粉黛为谁容为神为人为自己

希腊基督徒认为,化妆能更好达到灵与肉的和谐,是追求幸福的必要途径。因为希腊崇尚圣洁之美,因此女人只化淡妆,这样显得自然大方。掏空姑娘钱包的唇膏早在古希腊便已出现。他们使用氧化铁和赭色黏土调成糊状,或在橄榄油中拌入蜂蜡制成早期的提升气色的神器。对于很多无眉毛星人来说,描画一根完美的眉毛是妆容的关键。而古装剧里流行的古典一字眉,则是女孩们练习的重点。古希腊人也早已知了眉毛的点睛作用。她们喜欢描出颜色鲜明的眉毛,来凸显鼻线,更会利用使绿色和灰色的眼影,强调上眼线。这些眼影膏是用橄榄油和木炭粉混合而成的。眼妆完毕后,爱美的女性还施红粉,提升气色。一抹腮红,美不自胜。古罗马男性便是对涂抹腮红乐此不疲,甚至还用猪血和猪脂肪混合物当指甲油。看来 “十指纤纤玉笋红”的魅力不是女生专利。

Last modified: 2019年4月10日

你不能复制此页面的内容